全球战“疫”,海外华人打全场

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图虫创意 图

疫情初期防护设备紧缺,被称像在“裸奔”。

刘丹蕻运营公司所属的大巴车队

在这个迟来的“春天”,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牵动着全世界人民的心。

疫情面前,血浓于水,命运与共。在新冠病毒于国内肆虐之际,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华侨心系湖北,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为中国、为湖北、为武汉奉献爱心。

如今,在全球更为严峻的形势下,旅居海外的华人华侨也时刻牵动着国人的心。他们对新冠肺炎是否有足够正确的认识,能否做好防护,保障自身安全?又何时能战胜疫情,回归正常生活秩序?

带着这些关切,《国际金融报》记者连线一个又一个身在海外的同胞,听他们讲述平凡而真实的抗疫历程,让海内外普通人的大爱与坚强给予彼此力量,守望相助,共渡难关。

美国

华人医生和他的公益基金

“通过大家一起协同合作,尽全力一定会把这个疫情控制住。希望和乐观是应对惊涛骇浪时的良药。作为医生来说,尽力执行那句医界名言: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记者白岩冰

3月16日,在美国东南部北卡罗来纳州的最大城市夏洛特,华人医生Jason结束了第一天的抗疫工作。当地时间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回家后,Jason先把车子停在另外的地方,将其隔离。自己则从后门进家,将衣物脱在太太准备的一个小帐篷里,随后淋浴、单独吃饭、办公,和太太只能隔空说话。

与此同时,在夏洛特,来自上海的陪读妈妈陆蓓,因疫情暴发,回国的航路越来越不方便,最后决定留在夏洛特,和家人在一起度过抗疫时光。陆蓓曾做过财经记者、编辑,曾任国内某互联网头部企业新闻发言人。

Jason恰巧是陆蓓的家庭医生。春节前武汉疫情最严峻时,在一次夏洛特华人朋友聚会上,陆蓓和Jason讨论起疫情的话题。职业的敏感性让陆蓓觉得,她可以做些什么。就这样,由Jason医生口述,陆蓓执笔的华人医生Jason战疫日记便有了第一次亮相。

从3月20日发布第一篇到现在,华人医生战疫日记“满月”了。它已成为夏洛特华人在疫情生活中关注的一项重要内容。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已过知天命年纪的Jason,在北卡夏洛特地区行医约20年。而且,他与武汉有着特殊的情感联系。其早年本科及研究生毕业于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并留校同济医院行医任教,赴美后在杜克大学医学院完成住院医师培训,获美国全科医师资格证书。

Jason目前在一家叫作UrgentCare的私人诊所上班。据陆蓓介绍,夏村有近3万华人,但这里能说中文的医生很少。Jason是融汇中美文化和医学专业的全科医生。

“在几次聚会上见到他,他开着十年高龄的小汽车,穿着最简单的格子布衬衫,话不多,但耐心智慧。”从陆蓓执笔的Jason医生战疫日记里,对他的性格也能窥出一二。

面对疫情一线的危险,他不掩饰忧虑,但也毫不犹豫出征。“我知道这次疫情上前线会有很大的可能性被感染。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我还是比较坦然。人这一辈子就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遇到有困难的患者,他免费问诊。“今天有三个病人,我很了解他们,其中两位是美国人,一位是华人。他们分别在旅馆和餐馆工作,因为疫情他们已两个礼拜没有上班,经济上有困难,诊疗费付不出来。医生最基本的职责是救死扶伤。”

他也会因为一个画面,热泪盈眶。“今天在电视上看见纽约的消防队员在消防车上拍手鸣笛,向医务人员致敬。我看到这一幕时,眼泪禁不住地要下来。”

休息日,Jason除了锻炼身体,还会侍弄自己的花与茶。“今天还花时间把自己的后院进行了整理,把松针铺上、把花种上,准备明天又去上班。”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或许是对Jason内心的最好写照。

夏洛特与纽约的“特殊纽带”

在美国,纽约是第一大金融中心,夏洛特紧随其后。夏洛特与纽约之间的飞行时间大约为2小时左右,据陆蓓介绍,因为“金融”这个纽带,夏洛特与纽约成为彼此的“候鸟城市”,大量金融人在这两个城市之间往返。

而纽约州已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最多的州。据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16日10时,全球确诊病例突破200万例,纽约州确诊病例超过21万例,占全球确诊人数的10%。夏洛特所在的北卡罗来纳州确诊5376例,在全球确诊病例中排名第23。

与纽约如此紧密的关联之下,Jason表示,希望纽约能够守住。如果纽约守不住的话,定会影响周遭,夏洛特更是不可避免。“我们现在已发现有一些人逃离纽约城到其他的地方去避难,这些人有可能就成为一个火种,散发病毒。”

至4月4日,Jason在日记中表示,夏洛特已感受到从纽约来的海浪。“我感觉夏洛特地区新冠病人数量绝对是增加了,就像海浪一样从纽约推过来,我们受到震动了。”

Jason所在的诊所是一个很大的连锁医疗机构,在纽约有50多个诊所。病人多,加上医务人员感染,导致纽约的诊所人力完全不够。总部的行政人员很聪明,病人打电话到纽约诊所,他就把电话转到夏洛特地区,让护士做初步的电话接待和转诊手续。

初期防护像在“裸奔”

Jason所在的门诊,普通病人跟新冠病毒检测的病人是混在一起的。所以对他们来说压力很大,现在是流感流行季节,早春花粉过敏也开始增多,加上新冠病毒感染,这三类问题都有上呼吸道感染的一些症状。这很考验医生的临床能力。

为了避免交叉感染,Jason与同事迅速梳理出接诊流程。他们决定要病人在停车的地方等待,护士或接待员尽可能到他们车边上检测体温和取样本。

“所有的医务人员戴的是一般的外科口罩,没有N95口罩。我自己买了一些备用的N95口罩,我就主动要求去给病人做咽试或者鼻试,护士主要负责测体温。”当Jason把自己跟护士在停车场做检测的照片发给国内的医生朋友,国内的医生觉得他们的防护太过简单,像是“裸奔”。

随着疫情的日趋严峻,Jason和同事也在不断升级防护措施:一是个人防护必须增加,全程戴口罩。二是候诊室保证只有一个病人,其余病人在车里等候;三是诊所里划分清洁区、污染区、缓冲区。

而直到战疫持续一个月后的今天,Jason仍表示,美国的病毒检测存在很大问题。“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检测,必须病情比较重才能检测,这是完全不能原谅的事情。”

对于雅培的检测试剂问世,Jason医生还是感到比较欣慰的。诊所之前早有雅培的快速检测仪器,原来是用于检查流感和链球菌的。“我们用原来的机器,加上新冠病毒试剂,就可以大大推进检测速度。病人只需要等待十几分钟。”但现实却是,仪器有,试剂不足。

弱势群体“最受伤”

弱势群体,尤其是老年人弱势群体在Jason医生的战疫日记里反复被提到。

“在美国有几个主要的弱势群体,一类是黑人和墨西哥裔,因为他们的经济、居住条件比较差,很容易被感染,他们的死亡率比其他人群要高四倍以上。这让人震惊。这证明在美国存在着严重的医疗保健不平衡问题。第二类弱势群体就是老人,老人既是弱势群体又是高危人群,死亡率很高。”

Jason在日记里讲述了一个令他落泪的病例。一名80多岁的老太太独自来看病,先生在家没办法动弹。Jason诊断以后觉得她没有什么大问题。到后来老太太说了实话:“我知道我的问题不是很大,但是医生我能不能向你请求一件事情,能不能把你们医院的手套和口罩拿一点点。我们尽量待在家里面,但是最需要的时候,我们老两口要有口罩,也要有手套,你能不能给我一点点。”

除了自己居住的老人,老人院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美国连续发生多次老人院感染事件,北卡的四五家老人院也都有暴发的情况。

Jason走访好几家老人院发现,里面的工作人员戴的都是自制口罩,也有的带着纱巾。随即,Jason与他所在的“橄榄树基金”的志愿者们动员华人社区各界的力量,为老人院捐赠口罩。他们在每一个地方留下大概200至500只口罩。“假如能够预防一例老人被感染,那我们都值了。”

“海外华人打全场”

当初中国疫情暴发之时,包括Jason医生、陆蓓在内的海外华人,在美国多方搜集防护物资寄回国内。而现在,他们又要从中国或全球其他地方筹集物资支援当地。

“社区里面有很多人为我们捐献N95口罩,特别是华人为夏洛特两家很大的医疗系统捐赠。他们从不同的地方努力地去筹集防护设备,我很感动。疫情牵扯的不是一个国家而是整个人类。这些温暖让我看到战胜疫情的希望。”Jason在日记中如此表示。

此外,Jason自己还筹建了上述提及的名为“橄榄树基金”的公益组织。主要是为了服务夏洛特社区,每个月有健康讲座,每年有一次大型的义诊。对中国的边远山区,对留守儿童以及医疗方面也有支持。

Jason相信,通过大家一起协同合作,尽全力一定会把这个疫情控制住。“希望和乐观是应对惊涛骇浪时的良药。作为医生来说,尽力执行那句医界名言: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陆蓓在整理的Jason医生战疫日记中说,在黑漆漆还不见亮的疫情期间,Jason医生已变成了夏村的一盏灯,始终散发着温暖的光。

日本

华人巴士女社长勇接“护送”任务

“我对大家说,我是中国人,现在我的同胞在日本遇到危难,希望大家理解我想要帮助他们的愿望。”

◎特约记者田泓

“阴性”——3月7日,在家隔离了十多天的刘丹蕻(日本名原田优美)收到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结果,松了一口气。和她一起“出关”的,还有公司十多名大巴司机。

2月19日至22日期间,刘丹蕻和她的团队完成了一项特殊的使命——护送“钻石公主号”上的香港同胞回家。

曾在全球疫情暴发前期引发世界关注的“钻石公主号”邮轮,是日本确诊病例的一大来源。2月19日,是“钻石公主号”上乘客完成14天隔离检疫的日子,病毒检测呈阴性的乘客开始分批下船。

在多家日本大巴公司退缩之时,刘丹蕻坚定地站了出来。

手足情深勇接“护送”任务

出生于1969年的刘丹蕻祖籍福建福州,1995年旅居日本。经过20多年打拼,她创立的久富观光大巴公司拥有70多辆大巴,从事外国游客的接待业务,是日本同类公司的翘楚。

2月15日,刘丹蕻接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总领事詹孔朝的电话,希望她能出车接送“钻石公主号”下船的300多名中国香港游客,从横滨港到东京羽田机场,搭乘回港包机。此前,香港特区政府曾接洽多个日本巴士公司,但都遭拒绝。

疫情面前,刘丹蕻不是没有顾虑。接下来就是樱花季,公司的大巴很早就被旅行社预约满了。如果参与这次接送,难免会影响今后的经营。刘丹蕻本来希望几家有合作关系的大巴公司能共同分担风险,但随着疫情发展,这些公司都退缩了。

为了同胞,豁出去了!刘丹蕻毅然接下此次任务。然而,如何说服员工,并保证安全?

刘丹蕻召集公司全体员工召开动员大会,请求大巴司机和相关工作人员协助完成本次运送任务。一些员工存在畏难情绪,表示要与家人商量之后再做答复。

这时,老司机们挺身而出。64岁的狩俣恭善入职公司17年,他说:“你们年轻的不要去,我们老司机上,毕竟没有后顾之忧。”

65岁的田中丰回忆起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时,刘丹蕻带领员工勇闯福岛核辐射禁区从事志愿活动的经历。“当年日本人有难,中国人社长帮助过我们,现在中国人在日本有难,我们也应该伸出援手”。

最终,公司13名大巴司机与10名工作人员同意参与到本次运送任务中来。

惊心动魄日本老司机伸援手

从横滨港到羽田机场,正常车程只需20分钟,这次却走得艰难。

疫情之初,各方对防疫都缺乏足够的准备和认识。紧急调配来的防护服只够保证司机,刘丹蕻和其它协助人员只能做些简单防护。而为了鼓舞士气和协调随时可能出现的情况,刘丹蕻全程跟车。

怎样让中国香港游客一眼在众多巴士中找到自己的那辆?刘丹蕻想到在护送车队的领头车前挂上“走,咱们回家!”的横幅。找不到红布,刘丹蕻想起办公室里两条红色围巾。这是2017年她在福州参加华人春晚时,中国侨联赠送的。

“似乎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刘丹蕻说,围巾的背面印有“远方的惦念”几个字,“这一定会让久困船中的中国香港游客感到温暖。”

日本司机看到横幅上的字,好奇地问是什么意思。刘丹蕻用英语说了句“let’sgohome”,司机们会心地笑了,紧张情绪缓解不少。

从2月19日至22日,刘丹蕻前后完成了3次“摆渡”任务,中间多有周折。

第二架返港包机原定2月20日23时起飞,由于其它国家的撤侨行动延缓了中国香港旅客下船,待命整整一天的11辆大巴接到取消通知。

2月21日执行的第二批接送任务,19名旅客被日方误认为疑似患者,被拦截在机场不许下车,其他游客却归心似箭催着开门,司机承受着巨大压力。

刘丹蕻打电话给车队队长道歉,队长反而安慰她不要太担心,并联系安抚其他司机。“员工们都很敬业”,穿着防护服,为了不上厕所,司机们长时间不吃不喝。

同甘共苦扛过最“冷”樱花季

执行完任务,刘丹蕻和团队全体成员进入隔离。由于不时有转运旅客最终被确诊的消息传来,刘丹蕻一度出现了焦虑等轻度应激反应。“好在最终员工们都平安”。

眼下,“解除警报”的刘丹蕻又面临着新的烦恼:业务停摆。

1月下旬至2月,由于疫情尚未在全球蔓延,多数欧美游客的行程仍按合同执行。等到3月日本政府宣布入境限制后,本来的旅游旺季业务全部归零。

3月末到4月中旬是日本樱花盛开最旺盛的季节,原本每年会吸引超百万国外观光客赴日旅游,带动了独特的“樱花经济”。而今年彻底“凉”了。

即使按最低工资标准,刘丹蕻每个月也要付出2000多万日元维持运作。日本政府虽然出台了一些针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政策,如低息贷款等,但并不足以弥补业务长期停摆带来的亏空。

坏消息不断传来。一家日本大型出租车公司宣布解雇500名司机。按照日本相关规定,企业可以申请临时休业,由失业保险支付员工40%的工资水平。刘丹蕻公司也有员工主动提出临时解雇,以减轻公司负担。

但刘丹蕻说,这些员工多数从三四十岁就进入公司,同甘共苦十多年,有着房贷等各种负担。她甚至考虑抵押部分房产,“尽可能和大家一起扛过这段日子”。

目前,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扩散,日本政府已宣布东京、大阪等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时间持续至5月6日。据日本广播协会(NHK)的最新统计数据,日本截至4月16日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达9088例。

新西兰

华人旅店老板吹响互助号角

“在我穷困潦倒、走投无路时,曾有许许多多好心人向我伸出过援手。现在,哪怕可以为别人做一点点事情,尽一点点力所能及的帮助,我都充满了感激。”

◎记者王媛媛

“在新西兰,目前没有一个中国公民确诊为新冠肺炎。”4月9日,中国驻新西兰大使吴玺在与留学生代表交流时,欣慰地表示。

而在“零感染”背后,或许离不开新西兰华人群体的守望相助、团结一心,以及众多默默无闻的爱心人士、平凡英雄的倾力驰援。

“来自中国的武汉人、湖北人,如果没有亲朋好友接待,又回不了家,可以来我的客栈暂住。”武汉“封城”伊始,新西兰的华人业主刘家凤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消息,日后竟会成为数百上千位新西兰华人守望相助的滥觞。

小旅馆的大天地

距离首都奥克兰1个多小时车程,风光旖旎的陶朗加是繁华的港口城市,也是新西兰有名的度假小镇。在这里,有一家名叫Rainbow(彩虹)的汽车旅馆,旅馆的老板名叫刘家凤,20多年前来到这片土地,白手起家创业。

目睹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肆虐,刘家凤彻夜难眠,想到祖国人民的遭遇、海外同胞的孤立无援,整宿祷告祈福的他曾多次流下眼泪。

当晨曦的脚步声响起,他毅然下定决心,打开朋友圈动态界面,一字一句地编辑,郑重地发出呼吁:“在新西兰的华人,如果出现资金困难,或遇到生活、住宿等方面的困难,我们的旅馆愿意完全奉献出来,接待他们,尽力帮助他们。”

刘家凤的小旅馆有12个套房和独立房间,可以入住40个人。他表示,如果海外华人同胞有需要,他可以优先安排帮助,逐渐减少现有的住客,直到完全接待。住在Rainbow的华人,可以免费吃住,直到回到祖国的怀抱。

饱含爱心的橄榄枝一经伸出,立刻得到大量点赞和转发。不少湖北人亲切地称呼他为“湖北老乡”、“武汉老乡”,尽管他的籍贯其实并不是湖北。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血浓于水的同胞情谊。

不做生意也要施援

滨海小城的宁静,很快被打破。

发布信息后的第二天,华人求助的微信或电话如潮水般涌来,大部分是从中国到新西兰的留学生,他们需要自我隔离14天,却找不到愿意收留的房东和家庭。

“想着他们将无处安身,无家可归,我就很心焦。”那段时间,刘家凤忙得晕头转向,经常晚上3点多钟才能睡觉,不仅要对接求助需求,还得想尽办法安排住宿。

面对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请求,刘家凤逐一做了细致的记录。其中,还有一个身在澳大利亚的中国旅游团向他发来求助,团内有10多名武汉游客,打算来新西兰寻找安身之处,他也欣然为其提前备好了住房。

地处陶朗加的繁华地段,入住率长期保持在八成以上,对于人气颇高的彩虹旅馆来说,停掉生意无疑意味着巨大损失。任何一家普通旅店的老板,在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前,可能都不得不慎重地考虑几番。

“我和太太商量好,打算3个月不赚钱,旅店主要用来免费接待华人同胞。这段特殊时期,会尽量不见家里其他亲人,同时也让员工在单独场所办公,直到疫情结束。”刘家凤的决定,得到了家人的支持。

一滴水,融入大海里,才不会干涸;汇聚成汪洋大海时,阴霾终将得以驱散。民宿老板、地产中介、学生、律师……越来越多人勇敢地站出来,主动参与到这场爱心驰援中。

为了及时帮助到更多人,刘家凤组建了“新西兰华人同胞互助群”,目前已有近300名好心人加入。经初步统计,目前互助群里涉及的求助事项数量已有200多例,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得到了及时的帮助。

同胞是坚强的后盾

新西兰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时刻。3月19日,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宣布,为遏制疫情传播,将禁止所有非新西兰公民、新西兰永久居民及其直系亲属进入该国。

“封国”之后,出行管控升级,几乎见不到来旅游的客人,刘家凤每天过得依然很充实,白天尽职尽责地当好互助群的群主,为群友打气加油,继续协调对接救助需求,晚上收看央视四套中文国际频道,了解祖国的最新情况。

海外待的年月日渐增长,刘家凤的爱国之情却越酿越浓。从电视上看到祖国的抗疫壮举,他深深为之触动。“祖国非常重视海外同胞,我们有这么坚强的后盾,心里很有安全感。”常把这样的想法放在心中的他,言语之中充满了自豪与骄傲。

搭建起新西兰华人互助平台的他,偶尔还是会有恍惚感,无心揭开善意的开头,却没想到善举生根发芽的茁壮:

“在我穷困潦倒、走投无路的时候,曾经有许许多多好心人向我伸出过援助之手,从绝望的深渊中将我拉了出来。现在,哪怕可以为别人做一点点事情,尽一点点力所能及的帮助,我都充满了感激。”

爱心与相助的正能量,不仅在人与人之间发扬,更在国与国之间传递。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10日表示,截至目前,中国政府已或正在向127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提供物资援助。

法国

餐饮业华人“失业之忧”

“法国政府说要给企业补贴,号称不让任何企业因此倒闭,我们公司也申请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也不知道能有多少。”

◎记者曹韵仪

当地时间4月13日晚,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禁足令”将延长至5月11日。这已是3月17日开始施行以来的第二次延期。

时间回到法国颁布“禁足令”的前一天。那时,欧洲疫情迅速蔓延,海外华人蜂拥回国。刘静的妈妈再三嘱咐她不要再去上班了,而并不打算回国的她在3月16日决定去当时还只有两例确证病例的土耳其避难。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前脚走,后脚法国政府就颁布‘禁足令’,差一点点就走不了了。”她说。

但她也没有那么幸运,因为土耳其拒绝法国航班入境,她被困在中转站罗马尼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还是打开谷歌地图才知道自己在布加勒斯特”。

刘静落地罗马尼亚时当地确诊人数是139例,离开时已扩大了十倍至1452例。

新冠肺炎疫情已席卷欧洲,没有哪里是可以避难的“净土”。在法国戒严的12天后,刘静从罗马尼亚返回巴黎,“浪漫之都”变得冷冷清清,所有的咖啡馆和博物馆都紧闭大门。

崇尚自由VS禁足在家

一边是法国新冠肺炎疫情确诊数字的飙升;一边是不顾政府的隔离建议,仍流连于咖啡店和酒吧的法国人民。

3月17日,法国政府颁布了迟来的“禁足令”:禁止民众进行除食品购买、工作和就医以外的所有非必要出行,且任何前往公共场所的人必须要携带一份说明离家原因的签名声明书。刘静称,法国警察在街上巡逻,随时准备对不守规矩的法国人进行罚款。

这样的措施对于法国人而言是“极端”的。法国人民从骨子里反对任何压制,他们对自由的热爱举世闻名。

就在“禁足令”实施后的两个礼拜,刘静发现,法国人从精神到行动上都渐渐松懈了。“空闲时往窗外看街道时,就能发现法国人都上街了,基本和之前没禁时差不多,并且半数人并未佩戴口罩”。

3月27日,法国政府决定将3月31日到期的全国“禁足令”延长至4月15日,并表示将对不遵守者加大处罚力度。最新消息显示,由于仍未完全控制疫情,“禁足令”再次延长至5月11日。

与禁足时间成对比的是法国新冠肺炎疫情的确诊人数,目前已突破13万人。“我就是很生气,为什么不好好呆在家里,为什么出门也不戴口罩,你越是急着出来禁足的时间反而会更长。”刘静说。

也有不少法国人认为,法国政府前期控制疫情的应对上浪费了不少时间,口罩供应不足也是一个大问题。

“在法国,现在个人去药店是买不到口罩的。我们公司之前订了一批消毒水等用品,结果也没送到我们手上,被政府征收了。现在可以通过微信上的一些华人社区或平台来买口罩。”此外,刘静国内的家人也特意给她寄了一批口罩,但在目前情况下,要经过更严的海关审查,还得交付关税。

政府补贴VS倒闭速度

每天起床,刘静会先打开Youtube和手机刷刷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在家工作的日子她需要处理订单,但在餐饮业工作的她,这段时间并不是特别忙。

在“禁足令”颁布的两天前,刘静最后一次去办公室上班。她所在的公司是餐厅的食材供货商,那天她一笔生意也没有处理,因为大多数饭店早已歇业,只有少数还在坚持做着外卖,赚取一些微薄的营业额。

“长期积累下的固定客人往常每个星期都会来进一批货。所以当我们没收到订单时就第一时间打电话询问,才发现他们不营业了。之后又接到越来越多的客户电话,说不好意思已关门了。”疫情在法国暴发后,刘静所在公司的营业额锐减三分之一,3月初极其严重,基本没生意。

实际上,法国餐饮业的颓势早在2月就已起苗头,而那时疫情并未席卷法国。刘静说,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营业额便锐减,原因却让人无奈——因为法国人说不能去中国人开的店吃饭。不光是中餐厅,包括日料在内的亚洲餐厅都被偏见裹挟。

之后,疫情在法国严重蔓延之时,当地所有餐厅、咖啡店都被勒令关闭营业,餐饮业及上下游的产业链无疑都受到波及。刘静告诉记者,因为疫情,她所在的公司只能换了业务方向,从批发转零售,客人从餐厅饭店变成街坊邻里。“餐厅关门了,可是库房里还有那么多东西,不处理又该怎么办呢?多少也是一笔收入”。

对于法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而言,类似咖啡店、面包店这样的小企业是当地经济重要的命脉之一。3月份,法国宣布了一项450亿欧元的一揽子援助计划,以帮助小企业和受疫情影响严重的领域。此外,还承诺为法国企业从银行贷款提供3000亿欧元的国家担保。

刘静说,“法国政府说要给企业补贴,号称不让任何企业因此倒闭,我们公司也申请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也不知道能有多少。持续几个月完全没有收入,在拿到政府下发的补贴前就可能面临倒闭。”

在疫情之下,“停摆”的企业不仅付不出房租,连薪水也挤不出来。“一位在法国开饭店的朋友告诉我,一个月的房租将近3万欧元,好几十个工人,现在完全没有营业额的情况下,怎么付得起。”刘静称。

尽管现在法国上下都在全力以赴地战“疫”,但可以预见的是疫情结束并不代表危机结束。有分析称,如果法国经济在秋天还没有反弹,那么企业将不得不回到裁员的老路。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