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出国、回国都是奢望,海外华人进退两难!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不到半年的时间,全球蔓延,哀鸿遍野。

从海外禁止中国飞出的航班,到全球航班停飞,再到现在国内禁止海外归国航班,被阻断的,是无数个家庭的团聚。

而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本期待着可以重聚的亲人们又在昨天收到了机票被取消的噩耗。

至此,回国、出国依然是奢望。

我们盼了一年,就差这几天

张阿姨夫妇住在上海,一直想要来加拿大和儿子团聚,因为身体不好,行程一拖再拖,航班定在了今年二月初,老两口想着:春节还是得在国内过啊。

可是这一拖,就拖到了天荒地老。一月份武汉疫情爆发,华人成了最危险的群体。二老身体不好,怕在飞机上被传染,又听说到了加拿大,儿女也会因为自己被迫隔离。

老人是最易感染的群体,儿子劝他们再等等,张阿姨也怕给子女添麻烦,就退了机票。可是这一等,到底要等多久呢。

老两口的旅行箱里满满的装着给孙子的衣物,下次再去孙子都长高了。现在他们只能通过视频跟孩子们聊聊天。

“早知道我们早走几天,过什么春节呢!” 说到这儿,张阿姨后悔得不行。

只喝上一口豆汁儿,这年过的

娟子一家已经8年没回国了,今年春节,他们带着两个儿子万里迢迢回到北京过春节。到北京第二天,娟子起了个大早,带着儿子直奔豆汁儿店,豆汁儿、卤煮、炸灌肠,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一口儿。

可还没高兴两天,疫情爆发了,他们全家还没来得去故宫转转,就只能隔离在家。

两个大小伙子在家里哪憋得住?整体吵吵着要回加拿大,好不容易改签了三月初的机票,结果回到多伦多,加拿大的疫情又爆发了。

从年初到现在就一直隔离在家,这一家人真的算是“打全场”了。

“回趟国就喝上一口豆汁儿,幸好隔离也是和家人在一起,也算是团聚了。”

只住了一晚,爸妈就回国了

3月开始,北美新冠疫情蔓延,加拿大宣布禁止非加拿大国民进入边境,但依然留了一个口子,允许必要的人员入境,其中就包括加拿大国民的直系亲属。

Helen一个人在多伦多照顾两个孩子,因为小儿子需要去医院定期检查,而疫情以后不管是去超市采购还是看病都障碍重重,她的父母不顾危险,提出要来帮忙。

4月末,千辛万苦的抢到高价机票,Helen的父母带着全部的手续、证明文件,持旅游签证,乘坐东航MU207从上海值机。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了多伦多,二老却被加拿大边境局以“此次旅行对她的家庭而言是必须的,但是对整个国家来说不是必须的”为由拒绝入境,如果不遵守规则将被拘留。

只在女儿家住了一晚,二老便第二天搭乘东航的航班重新回国,继续隔离14天。

Helen说:白花了钱,爸妈还折腾的不行,只能等着政策明朗以后再说了。

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国?

从去年9月到现在,David的父母已经在多伦多呆了快9个月了,本来今年三月份就打算回国的,也是因为疫情,推到现在。

疫情爆发以后,看着越来越严峻的国内形式,老两口不得不同意改签,为此David跟父亲争执了无数次。

3月底,加拿大取消大多数国际航班,中国民航局正式出台五个“一”政策:即:一个航空公司、一个国家、一条航线、一周、一个航班的规定。父母回国的机票也延期到了6月初。

然而,就在昨天,民航局又发布了一条新的通知:将继续实行“五个一”政策,并且该政策可能会一直持续至10月份。

David昨天收到了加航退票的邮件。收到消息,爸妈吃饭都不香了,David说,现在只能等到6月份,看后面航班的情况,估计到时候还是一票难求。

老两口怎么样没想到,会遇到“归期是何期”这样的戏码。

退票贵,改票贵,集中隔离更贵

和David一样,家住蒙特利尔的Vera一家也被通知取消了机票。

Vera一月份就已经买好了回国的机票,准备和妈妈、全家在暑假回国,爸爸早就在国翘首以待了,结果昨天下午收到了加航的邮件。

Vera咨询了中介,中介说,加航的条款有点“霸王”:加航却说是中国关闭了边境,他们不负任何责任,如果退票的话要付罚金,如果不退票,现有的现有的票款只能变成credit,在两年内可以使用,但只能用来购买回中国的机票,而且是“多了不退少了补”。

中介从内部网上得到:加航直飞上海的航班要停到9月24日,如果现在想回国只能从温哥华飞香港。但是回国这一遭,该有多遭罪啊。

她听周围朋友说,回国24小时之内,只要体温不正常就会被拉到酒店集中隔离。那些酒店都是高档的四星级以上酒店,花费不菲,14天下来也要近1万元人民币。

且不说隔离会不会被感染,老年人都不舍得花这个钱啊。

退票贵,改票更贵,万一集中隔离就鞥贵了,妈妈已经做好准备今年不回去了,Vera现在得赶紧递交妈妈的签证延期申请,如果可能的话再续签一年。

爸妈不想让我回来

Celine刚刚毕业,留在多伦多工作,今年1月,在爸妈的好说歹说下,她万般不情愿的回国过春节。

这一回国,就赶上了疫情爆发,她返回的航班被取消了。虽然其他航班偶尔有机票,但不但贵还一票难求,现在她根本不敢退票,只能等。

回国匆忙,Celine的电脑都还在多伦多没有带,她是个设计师,这下连工作也没法做了。

Celine的爸妈有点不好意思,帮她改签了多少次,但是都被取消了。“不过他们私心不想让我回多伦多,毕竟现在国内更安全。”

但我总要工作啊!她无奈的说。

加拿大是移民大国,多伦多也是海外华人聚集的重镇。但是疫情以来,海外留学生、新移民、外籍华人、亲属们都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一张机票、一次航班、国门的两边,有多少人翘首期盼,有多少的文化差异,多少的无奈。想回国,想出来,都被陷在原地动弹不得,而且还承受着更多的误解:说他们万里投毒、说他们给祖国添乱、他们确实在疫情之初买光全球口罩的同一批人。

到底还需要多久的等待和多久的期盼,我们才能回到原本属于我们的地方。

#我要上头条# #回国# #留学生# #机票# #加拿大#

*作者:条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内容来自采访,请勿转载,文中人物部分为化名。

文章转载自多伦多头条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