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直击法国疫情:经济负面影响渐显,民众担忧解禁遥遥无期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国辉
实习生 吴晓莹
图/受访者提供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新冠疫情全球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11日晚21时,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超170万例。

海外疫情仍处于全面暴发期,全球确诊与死亡人数仍在不断上升,中国也仍面临着严峻的境外输入风险。在此次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中“打满全场”的海外华人,如今正在亲历与见证着所在国家与地区的疫情发展。

法国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自3月中旬以来已经实施了覆盖全国的“封城”等一系列管制措施。

据丁香园4月11日的数据显示,法国新冠感染死亡率仍高达14.55%。而据中新社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将于13日发表全国讲话,外界预期他将宣布对全法“封城”等一系列管制措施的延续时间。

法国巴黎超市限流排队。受访对象黄暨深(化名)供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于4月9日至4月10日连线采访了两名在法国巴黎工作或留学的中国人,了解他们目前的生活状态。

他们表示,目前法国政府对“封城”及禁足管制的力度已经升级,但仍有不少民众对戴口罩出行存在争议。

同时,随着封城时间已近一个月,疫情对法国经济负面影响也逐渐显现,不少法国民众普遍担忧的是距离解禁仍遥遥无期。

受访者认为,随着中国的疫情得到有力控制,也有越来越多的法国人关注中国抗击疫情的过程和经验。在法国一些民众看来,中国的防控经验已经成了一盏指路明灯。

他们还表示,不少在法的华人在保证自己的防护之余,也会向当地的医院医护或法国居民赠送相应的防护物资,以共同抗击新冠疫情。

——对话——

● 在法留学工作15年的华人 粒粒橙

粒粒橙(应受访者要求使用社交媒体用户名)是2004年大学毕业之后到法国留学、工作的中国人,在法国生活长达15年,目前在法国道达尔公司担任研发平台项目经理。

● 在法留学生 黄暨深

黄暨深(化名)是法国ESSEC埃塞克商学院的留学生,攻读酒店管理专业,他住在巴黎的一个郊区小镇,家门口就是火车站,距离巴黎市区约20至30分钟车程。

接受采访的时候,黄暨深刚从外面买菜回来,从出门到买完菜回到家,整整花了两个小时。

“疫情期间,法国这边超市限流,排队进去大概就花了半个多小时。如果是平时正常情况下,大概只要一个小时就可以买完菜回到家。”

他说,自己和身边疫情期间选择留在法国的留学生们一样,遵守当地的禁足令,如无需要不出门。

前几天,他到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领到了关爱健康包,里面不仅有两包外科口罩和两个KN95口罩,还有一盒消毒湿巾和两盒连花清瘟胶囊,此外还有预防新冠肺炎知识问答的小册子。

从驻法使馆领到的健康包。黄暨深(化名)供图

1

法国的疫情防控政策执行如何?

身边的朋友都较遵守禁足令

羊城晚报:目前您了解到的法国针对疫情防控的政策和法令有哪些变化?

粒粒橙:我觉得现在就是在一步步改变。比如针对居民运动的法令,之前是可以在家附近两公里的地方运动,现在改成了每天上午10点到晚上7点之间不能出去运动,而且必须在家附近一公里的地方,每次出去不能超过一小时。

此外之前一直没有要求居民出去必须戴口罩,口罩主要留给医护人员,但现在感染的人数不断增加,巴黎的一些区官员也出来呼吁,希望超过十岁以上的无论小孩还是成年人,如果出门都需要有东西遮挡住鼻子和嘴。

超市、水果店等一些还在营业的地方,员工都戴上了口罩,一些柜台上面也增加了防止唾沫飞溅的玻璃或塑料挡板。

黄暨深:几周之前,巴黎就已经颁布了禁足令,允许出行的目的是工作、购物、就医、有年长的亲人需要去照顾或者执行公务等几种,如果要出门必须要带一张手写或者机打的证明,写明你的名字、地址和出门目的、具体的出门时间。

在路上的警察有权让你出示这张证明和身份证件。第一次颁布这个法令是如果违反禁足令的话罚款38欧,现在已经升级到135欧,如果5天之内再次违反的话罚款就可以到1500到3000欧不等,如果30天之内还继续违反的话就可以在罚金之外还可以判处6个月监禁。

所有的餐厅和酒吧都是关门的,不让营业,但如果有外卖业务的可以继续做。超市的关门时间也比正常要早一点,在超市工作的人员和医护人员可以正常上下班。

羊城晚报:对于这些不断在变化的法令或要求,您身边的法国民众是怎样的态度?

粒粒橙:对禁足的政策,肯定是有人支持,有人不支持。

比如,现在上午10点到到晚上7点不准大家出去跑步了,想跑步的人就会集中在上午9点到10点、晚上7点到8点的时间出去,传染的可能性还变大了,觉得这样的要求没有什么用。

在执行层面,我了解到巴黎的警察还是开了很多罚单,如果你出去的话,会把你拦下来问,看你有没有提供出行证明,核对你出门的时间看对不对,距离有没有超过一公里等等。

黄暨深:现在我认识的法国同学、朋友一般都待在家里,没事不会出去,大家对这个法令都会遵守,他们也抱怨,但他们也理解现在疫情已经到了多么严重的程度,他们也知道只有保持社交距离才能隔绝病毒的传染。

这星期开始,对于禁足的法令也更加严格,我还看到有法国同学在社交软件上说,“谢谢那些随便出门的人,我们现在有了更严格的禁足法令”。

是否戴口罩出行仍有一定争议

羊城晚报:您出去购物的时候是否有留意到,不戴口罩出行的人多吗?

粒粒橙:在戴口罩出行的这件事上,开始的时候说不用戴口罩,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民众心理上很难接受需要戴口罩的现实。

最近法国的媒体做了一个统计说,目前已经有超过70%的法国民众都已经准备好了出门要戴口罩。

黄暨深:现在大街上不戴口罩的人还是有的,不像在国内一样所有人都会戴。今天早上(4月9日)我在超市排队购物的时候,前面两位法国人都没有戴口罩,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奶奶虽然戴了口罩,但只是罩着自己的嘴,没有从鼻子到下颚的地方都盖住。

从我看到的现象来看,老人家不喜欢带口罩,年轻人出门会戴口罩。

事实上,戴口罩这个问题在法国一直有争议,在此之前,大多数人觉得只有病人才会戴口罩。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戴口罩就有很多同学不理解,他们看到别人戴口罩会担心这个人是不是生病了。

法国官方甚至宣传口罩没有用,还把口罩变成了处方药,你要去医院或者诊所就诊之后,医生开了处方你才能去药房买口罩。

巴黎超市限流排队。黄暨深供图

2
疫情对法国经济有什么影响?

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

羊城晚报:目前法国对企业有哪些疫情应对措施?

粒粒橙:3月16号左右,法国就已经要求所有的企业让员工尽量在家工作。因为疫情的原因,一些企业没有现金流了,所以法国政府出台了相应的政策,比如房租、水电、煤气以及该交的税金等,都可以往后延;

其次,对于一些企业员工因为疫情没有工作可做的,也有一个政策,可以申请一种叫做技术性失业的补贴,由国家给这样的员工补贴80%的工资,保证他们在所谓的暂时失业的情况下也能有相应的保障。

羊城晚报:疫情在法国的持续暴发对当地的经济产生了什么影响?

粒粒橙:现在已经持续“封城”20多天了,拐点一直还没到,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现在开始出来了。

比如现在农场里没有人工作了。因为在农场里工作的很多都是法国以外的移民,现在没有人工作,对农业的打击很大,最近四月份郁金香开花了也没有人收,很多都烂在地里了。

还有很多连锁的鞋店、商场开始倒闭。大家都越来越担心,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距离解禁好像遥遥无期。

巴黎超市限流排队。粒粒橙供图

3
在法华人是如何应对疫情的?

选择留下怕途中被感染

羊城晚报:现在法国的疫情仍然严重,确诊和死亡病例不断上升,你和你身边的中国留学生或者法国的民众是否会有恐慌的情绪?您当初基于什么原因没有回国?

黄暨深:我觉得如果有出现恐慌的话,可能就是三月初海外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法国病例开始大量增长。那时候有出现超市里的东西被搬空了,是有一些恐慌的。

但现在还好,超市里的物资也都非常充盈,不会大量缺货。我认识的很多中国留学生之前就回国了,我自己也犹豫过要不要回去。

后来权衡了一下,觉得回国可能反而更容易在旅途中被感染,所以就留了下来。尤其是当法国开始封城和禁足之后,我觉得只要大家好好执行的话,应该还是安全的。

送口罩、帮助当地医护联系防护物资

羊城晚报:面对口罩等防疫物资等储备情况,您和您身边的华人及法国朋友怎么应对?

粒粒橙:我们身边大量的华人在一月底的时候,几乎都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为国内抗疫买口罩等防疫物资的行动当中,所以我们比法国人有更强烈的危机感。

当疫情在法国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是非常担心的,当法国也决定禁足、封城之后,我们第一反应是终于跟着中国做了一样的决定。

在口罩等防疫物资方面,华人比法国普通民众要好一些,一方面是我们有很多的亲朋好友在国内会给我们寄,其次是大使馆也有给留学生发健康包。

所以现在我们身边的华人团体还经常给法国民众送口罩。我们华人在巴黎是按区有群的,所以如果知道这个区有哪栋楼里有法国人生病没有口罩、没法出门之类的,我们就会把口罩投到他们的信箱里面。

黄暨深:我看到很多人普遍担忧法国的医疗系统应付不过来这么多的病人,防护的物资也很缺。

我有位法国同学的妈妈就是医院里面的医护,有一天下午他妈妈直接打电话给他,几乎是哭着给他说医院的防护物资告急了,他们所有的医护其实很害怕。

然后他就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个帖子,问有没有防护物资的资源或捐赠渠道。我后来帮他联系上了复旦大学在法国的校友会,他们和很多中国的大学在法国的校友会都有进行防护物资的捐赠,后来他们也拿到了少量应急用的防护物资。

羊城晚报:华人给法国民众送口罩的事情也有很多媒体报道,收到口罩的法国人是一种怎样的态度?

粒粒橙:之前我就收到了国内给我寄过来的300个口罩,我会发给周围在超市和药房工作的人,还有一些也会放到楼下大厅给有需要的人取用,很多华人都在这么做。包括有一些华人群体给巴黎的医院、给医生也会赠送口罩和防疫物资,这种现象比较普遍的。

我身边碰到的情况是,很多法国人还是感激的,如果说他不感激,那我可能也不会再做了。当然我也有看到朋友圈有个别人反映把口罩送给法国人被拒绝的情况。

但我觉得送给医院的医生等,他们还是很感激的,因为真的很需要。如果你是送给邻居,邻居则可能不会领情,说不用或者怎么样。但我觉得这不是大多数,我们身边的很多人还是表示感激的。

4
法国社会是如何看待中国的?

法国社会对中国关注更多了

羊城晚报:你了解到的法国民众对这次的疫情的认识是否也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粒粒橙:我觉得这个变化分几个阶段吧,在禁足之前,大部分的法国民众都觉得这就是一个流感,官方和当地媒体一直都是这么说的,或者说比流感严重一点,完全没有引起重视。

包括我的上司在禁足令颁布当天还让我去办公室工作,我说我不去了,然后他还是去上班了,他们当时真的觉得不是很严重,当时也很难让他们相信这个东西很严重。

在禁足以后,看着人数不断上升了,一些法国民众就抨击政府行动得太晚了,包括质疑政府“为什么中国发生了(之后)你们没有更早的行动”。

现在我看到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之后,法国的媒体会越来越多地报道中国的情况,就感觉中国成了一个指路明灯。

可能一开始报道的比较少,法国这边严重了,就开始报道中国什么时候解禁了,中国现在在干什么。随着疫情的影响,法国社会对于中国的关注反而更多了。

法国电视媒体播放关注中国疫情防控经验的节目。粒粒橙供图

羊城晚报:在法国是否会听到很多针对中国或者中国人的有失偏颇的言论?对这样的言论你怎么看?

粒粒橙:最近大家都知道的一个事件是,法国的评论员在电视上忘记关麦克风说了一些侮辱的话。

我觉得法国的一些媒体肯定是针对中国的,我的理解是,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现在欧洲因为新冠疫情死亡的人数太多了,他们就会反过来质疑中国是不是在死亡人数上造假等问题,他们很难接受为什么会比中国多这么多死亡的病例。

有一种感觉,就像是小孩被打了,就要去找个背锅的,觉得我很痛,我一定要找人来承担我的痛苦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有一些偏激的人发表一些言论,但同时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博弈,欧洲也不是只有一种声音,也有很多声音出来说,我们要团结起来一起战胜病毒,这两种声音都存在。

黄暨深:我在法国听到的印象比较深的一些说法是,会有人问我,中国的疫情的数据是不是造假?但他们判断的论据却非常有问题。

有一些人觉得“国外的数据这么严重,中国不可能不严重”,我觉得这是比较可笑的,我就会反驳他们说,如果中国没有处理好的话,那为什么大家都可以出门了?像我爸妈在深圳都可以出门了,甚至还开始去一些近的地方游玩。

如果这个东西没有处理好的话,我相信中国人这种外出的信心也不会被建立起来,还是会待在家里面。(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pai.ycwb.com)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 吴瑕
审签 | 魏礼园
实习生 | 梁晓静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