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看全球:自助助人:海外华人在疫情和歧视中寻找生存空间

截至4月16日,全球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累计已超过200万例,死亡人数13.8万多人。在中国国内疫情已经得到初步控制的同时,新冠病毒仍在全球各地肆虐。
中国的海外华人以及留学生群体庞大而复杂,其中大部分人在此时身在异国他乡,他们的处境也成为国内同胞心头的牵挂。疫情暴发以来,海外华人先是搜集口罩等防护物资寄回国内,到所在国疫情严峻时,他们又将多余的口罩提供给当地需要的人们。有的人在所在国遭遇歧视,有的人合力反对歧视行为;有人染病,也有人与当地人共同为抗击疫情而努力。

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全球分布和增长趋势 澎湃新闻制图 龚唯
虽有保险,病床难求
大部分欧洲国家的医疗保险覆盖率相当高,提前买过医疗保险的华人华侨有权利接受当地医院的治疗。
比如,德国规定在德国居住的所有居民,不论其是否持有德国国籍,都必须参加医疗保险。这种强制性的社会健康保险制度覆盖了德国91%的人口,加之商业保险的作用,德国整个健康保险制度为99%的人口提供了医疗保障。去德国留学的国际学生及在德国工作的外国公民可参加公立医疗保险,短期交换生也可以参加私人医疗保险。而针对本次暴发的新冠肺炎,从诊断开始到治疗结束的所有费用,均全额报销。
对于在意大利持合法身份证具有居留资格的华人来说,凡是有正常工作的缴税人包含每年固定388欧元(约合人民币2979元)医疗保险,留学人员每年缴纳98欧(约合人民币752元)的医疗保险,缴纳医疗保险的人按理可以在公立医院接受免费治疗。

部分国家卫生资源数据 澎湃新闻制图 龚唯
西班牙文化教育服务中心GEC(Gestion Educativa Consultores S.L.)管理医疗保险业务的陈女士介绍说,西班牙的保险分为社会保险和私人保险两大类。在西留学、旅游、投资移民只能上私人保险;个体户或者在公司工作可以上社会保险。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无论是社会保险还是私人保险,不分国籍,病情一旦确诊一律都是全保。
陈女士也遗憾地说,因为现在西班牙医院医疗资源短缺、医疗系统超负荷运转,就算华人华侨或者留学生有确诊,一般也不会去医院,而选择在家隔离和自愈。
中国新闻网此前报道,西班牙温州商会会长张永树提到他的一位女性朋友被西班牙医院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但因为当时医院没有床位,医生让她回家隔离,“这个女士不敢贸然去医院,靠自身免疫力硬扛着。”
即使如此,很多欧洲华人仍然选择留在当地。

部分国家百万人口确诊病例比例 澎湃新闻制图 龚唯
“回国面临交叉感染的危险,况且学校已经开始网上教学,我不想来回折腾。在意大利隔离和回国差不多。”在罗马音乐学院读研的姚同学说。
已经逐渐适应了隔离生活的姚同学说:“之前意大利疫情刚暴发时,周围有些同学回国,加之父母和国内的朋友担心,让我心情有点复杂,但现在我已经逐步适应隔离生活了,每天做饭、上课、练琴、打游戏,生活还是挺充实的。相信‘夏天’很快就会来的。”
意大利防疫工作步入正轨,救援物资到位,大部分的在意华人都经历了从恐慌到平静的心路历程。
在德国慕尼黑工作的梅女士称她从3月中旬开始在家工作,德国人总体上也并没有表现出像其他欧洲国家人民那样的恐慌,她的领导常劝说她出门,而中国人则大多在疫情刚开始时就囤好生活必需品,减少不必要的外出。她在采访中还表示,德国目前也没有停工,自己的公司没有要求员工在家工作,这也是自己目前依旧留在慕尼黑没有回国的原因。除此之外,她也觉得在飞机上被传染的危险很高。
直面歧视和误解
海外华人除了要在疫情中保护自身健康,有人也不可避免地遭遇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
在西班牙读研的周同学说,“我有两位同学戴着口罩,坐公交车的时候甚至遭到了几个西班牙年轻人的嘲笑,说他们是‘中国病毒’,让他们快点下车”。周同学称,有一位留学生上课戴着口罩甚至被老师专门叫到门外说,“你上课戴口罩的行为就是对我的不尊敬,你如果不摘,就不用上课了”。
在慕尼黑的梅女士也说,在2月疫情尚未在欧洲大面积暴发时,自己曾在路上见到一个亚洲男生因为戴口罩而被骂,当时她听到叫喊声时没意识到对方喊的是“corona”,也就是新冠病毒的外语名。她介绍,在德国有时在地铁上会遇到人们躲避亚洲面孔乘客的情况,自己的越南同事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一开始的时候,当地的民众对此(新冠疫情)普遍认为只是流感,或是认为年轻人身体好并不会被传染上,而且对戴口罩一事也存在误解,认为戴口罩的人都是有病才戴的。”周同学说。
一些接受《卫报》采访的在英留学的中国学生说,是否要佩戴口罩是他们在英国经历过的最大的文化冲击。身在异国的他们面临着一个两难选择——疫情当前的不安全感和面对歧视时的恐惧。
针对西方媒体出现的借疫情污名化中国的声音,许多留学生、华裔和亚裔并未坐视,而是在网络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发起了话题“No soy un virus(我不是病毒)”。
西班牙华人刘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疾病不分种族和国际,发起这次行动就是为了抵抗新冠肺炎带来的谣言。

刘洋在他的推特中写道:那些(正在西班牙发生的)种族主义行为,正在重演在西班牙之外发生的情况。疾病不分种族和国籍。我们发起“我不是病毒”运动,是为了和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假消息和误解作斗争。
但也并非所有欧洲人都用有色眼镜将疫情和中国人联系在一起,根据梅女士的描述,在德国歧视的情况其实更多发生在同样有着移民背景的人中,而并不是德国本地人。国内某视频网站的一位up主(视频上传者)“异度游”在德国科隆采访了许多当地华人,他们也表示自己在生活中几乎没有遇到歧视的情况,疫情刚开始时还会有德国朋友主动关心自己是否需要帮助。
一个名叫“土漂视角”的土耳其当地公益组织制作的小视频则在土耳其的社交媒体上火了。“土漂视角”的视频是关于中国人在疫情中的日常生活:如何穿戴防护服、如何如坐公交车,还有学生远程上课、宅在家里的人们自娱自乐的片段。
据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此前报道,“土漂视角”的发起人李娜说,第一条视频发了不到3天时间,在推特上点击量就已经超过10万,几个土耳其知名人士还分享了视频。李娜介绍说,她与在土耳其华人华侨妇女联合总会的朋友一同策划、制作了普及防疫知识和中国各种防疫措施的视频,希望告诉土耳其民众,我们共同的敌人应该是病毒。
华人社区自助助人
欧洲华人自疫情出现以来也一直积极为国内及所在国的抗疫战斗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一二月份中国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刻,很多旅西华人利用自己在西班牙的资源为国内寄送口罩。据中国新闻网2月10日报道,当时西班牙华侨华人捐赠的医疗物品总数已超过300万件,很多货物是从葡萄牙、摩洛哥采购而来。西班牙甘肃商会会长孙毅甚至飞到瑞典协调厂家预订口罩。
随着中国形势的好转和西班牙疫情危机的日益严重,西班牙医院和警方也在提请华人援助。西班牙警察工会联盟(Jupol 和 SUP)通过社交媒体发了援助请求。当地的华人了解情况以后,立刻捐赠了部分自己囤积的防护用品和口罩。按照SUP的说法,这些用品“质量都很好”。此外,在西班牙昆卡(Cuenca)、科尔多瓦(Córdoba)、赫塔菲(Getafe)、阿尔科孔(Alcorcón)和莱昂(León)等地区,当地华人也为警察送去了防护用品。

西班牙警察工会联盟SUP在社交媒体上感谢华人的物资援助:我们感谢中国华人华侨无私地向不同地区的西班牙国家警察局和政府捐献医用物资。他们打电话让我们来,抗疫的英雄们,加油!

华人向昆卡国家警察局捐赠的部分医疗物资
在英国读研的中国留学生吴芃一直坚持制作英国疫情趋势图,因而收获了一票英国“粉丝”,还有人发起了“PengforPM"(吴芃当首相)的推特话题。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吴芃表示,网友此举是在表达对英国此前较保守的防疫措施的不满,同时也希望关注吴芃的英国议员和医务工作者对疫情给予更多关注。
从3月5日开始,吴芃每天在英国卫生部推特下留言,发布自己制作的英国疫情数据图。当时英国确诊病例刚刚过百,但吴芃意识到,疫情可能会在英国暴发。随着英国疫情日趋严重,吴芃发布的疫情趋势图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其中还有英国医疗工作者和议员。有一天,英国卫生部工作人员打电话向他表示了感谢。

3月25日,吴芃根据英国公布的官方数据制作的图表。
吴芃还与其他在利兹学习的中国留学生发起了“Chinese in Leeds together with NHS”(利兹华人与NHS同在)的活动,该活动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志愿者合作,意在募集捐款购置个人防护用具,统一捐赠给约克郡当地的社区诊所。
中国侨网3月报道,旅德侨胞梁依介绍,疫情在世界范围暴发后,有一些华人自发组织,将中文版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翻译成德文版,转发给德国各地医院的医生,让他们能参考到中国抗疫的实操经验。
德国《斯图加特报》3月13日发表了一篇名为《关于新冠病毒的公开信:中国科学家呼吁停止本地公共交通》的报道。9位旅德华裔科学家及企业家联名致函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施潘及顶尖病毒学家德罗斯滕,呼吁德国采取强有力措施阻止新冠病毒传播。
除了积极援助国内和所在国抗疫,欧洲华人还“报团取暖”,以期共同渡过危机。
西班牙中华妇女联谊总会、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华人华侨社团联合总会、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北京同乡会、西班牙华人摄影家协会等多家侨团联合成立“守望相助、保安华人”志愿者队伍,服务海外侨胞,统筹物资分配、安抚当地华人、给有困难的华人华侨以救援和援助。
奥地利华人餐饮联合总会会长赵小凤则在疫情期间积极帮助当地华侨华人提供隔离场所,确保回不了家的同胞们能有一个栖身之处。赵小凤说,“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斗中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