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观点:数字时代 疫后旅游的振兴与发展

大咖观点:数字时代 疫后旅游的振兴与发展
中经文化产业

面对此次疫情给文旅产业带来的空前考验,有的人就此止步不前,有的人却积极求新求变,另辟蹊径以求开拓一条新通途。乐观来讲,此次疫情对于文旅产业发展,可谓挑战与机遇并存。对于疫情后当代旅游的振兴与发展让我们来看看中国旅游研究院副院长李仲广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张广瑞、途牛旅游网CEO于敦德、旅享视界CEO廖宇的一些分析。

统筹:成琪

排版:李冬阳

李仲广:全要素旅游产业基本形成

疫情加速当代旅游的发展

主要体现在旅游消费刚性体现得更明显;市场主体的业务更趋融合;旅游业的现代化加速,数字化带来的生产力已产生深刻影响;国家更加重视文旅产业在疫后振兴与发展的作用;旅行社会、旅游化成为工业化、信息化之后的发展趋势;旅游发展的潜力充分释放,动力机制更加完善;大众旅游全球化的路径更加清晰;旅游发展的质量要求更高,服务透明度更充分;旅游业将出现变革性创新,在产品和服务上,旅游作为人类了解世界、更接近真实的不二选择,将形成跟团、自助、定制、推荐等业态,特别是职业旅行团将出现;旅游业的综合性质特别是非经济性质进一步加强;超经验的、理性的理论和专业更加重要,不再是一味的调查分析,此次历史性大危机需要疫后振兴的新理论。

疫后振兴与发展的路径方案

疫后振兴要直面旅游业的突出矛盾:例如管理方面的微观规制和产业发展的宏观引导;相对落后的旅游供给和日断变化的旅游需求;旅游业自身发展与国家作用;旅游业的消费量增长与生产力变革等。

路径方案:

1、主管部门在传统旅游业领域加强作用,例如“关景区、停组团”;

2、探索建立宏观引导行业治理,实施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

3、及时传递产业兴信号:政府,媒体,会议,发挥“理论、数据”的重要作用;

4、建立完整的政策框架,主要有纳入国民经济变量,促进数字化、生活化、共享化,利用当代旅游性质加强疫后振兴,建立旅游经济模式Y=C+I+G+X推出旅游振兴方案;在当前探讨的财政金融、数字文旅、疫后振兴、当代旅游等若干对冲操作基础上,以六要素、新要素和全要素操作提供无限可能的政策空间,促进均衡化发展;

5、积极加入国家疫后振兴与发展。着眼基本问题,发展幸福产业,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需要。以全国游客满意度调查研究工程为例,着眼当代旅游发展理论与中国新型发展范式,提出“质量主义”的振兴和发展方案,增加消费半径;

6、积极向国际发出声音。本次疫情在深度全球化背景下发生,疫情导致暂时支离破碎,更加需要人的交流,而非长期隔离甚至隔阂。随着全球旅行的发展,更加需要推动“走出去”;

7、实施当代旅游发展新基建工程,例如国家文化公园和世界级景区、智慧旅游公共服务、一村一品和西部旅游开发、旅游市场准入、满意中国工程、旅游记录工程、旅游生活等等。

哪些疫后方案和措施不妥?例如“单打独斗”,只管狭义旅游;产业仍然依靠“二老”(老天爷、老祖宗留下的资源),圈山圈水收门票;追求“长城上下人山人海、景区内外水泄不通”;非市场化、非融合性、非数字化、非透明化的生产管理,等等。

走专业振兴的道路:旅游理论自身的振兴与发展

旅游业发展的高质量,首先需要旅游研究的高质量。理论研究的蓝海和富矿是存在的。旅游消费需求推动旅游业取得今天的成就。在人口红利、开放红利之后,要释放旅游的数倍潜力,需要研究生产力的动力机制。旅游研究突破方向为(成熟学科“库恩四条件”):大众化;实践检验而非统计检验;生产创作,鼓励走出象牙塔,探索产学研体系;产出与价值,例如专业资产、数据;专业化、理论化;建设学术共同体;解释世界,同时改造世界;研究国家战略;学科作为研究方法。

张广瑞:恢复和振兴不能依赖原有套路

在疫情影响下,讨论现代旅游理论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命题。尤其做理论工作的很难到前线,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思考一些问题,通过反思一些问题,对未来在旅游研究理论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这是非常有意义的。现代旅游理论应该是长期研究的旅游理论的一种延伸,与时俱进的概念。从人类旅游发展过程来看,一是旅行,二是游览,在很长一段时间旅行是小众的,直到19世纪中期以后,旅行成为游览的一种辅助方式,旅游就回避了或者很少谈旅行过程中的艰辛磨难和孤独,尽量使旅行变得更轻松,把旅行和游览结合起来,慢慢出现从小众向大众发展,出现旅游业的概念。

未来旅游发展中,对于旅游研究中应当把旅游作为事业和作为产业同等意义去研究。现代旅游和半个世纪前的主要变化就是旅游活动的大众化和旅游业的泛化。大众旅游已经成为当代旅游的主体,满足大众旅游的意愿和消费成为主流。作为产业来说,和大众旅游时代相匹配的就是越来越泛化,旅游业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作为一个独立产业的经济贡献更加难以衡量。经济发达的国家包括旅游业在内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越来越大,旅游业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归结起来谈,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和需求重组,大疫过后企业取得成效取决于企业本身的竞争力尤其是品牌影响力和运营能力。以创新产品和运营方式如何打动人心,这种恢复和振兴不一定或者说一定不能再依赖于原来的套路,疫后启动市场的过程中,企业所采取的招数大相径庭,尤其是自己对市场需求走势的判断。以创新产品和运营方式如何打动人心,这种恢复和振兴不一定能再依赖于原来的套路,人们会有新的考虑和选择,尤其是这次疫情病毒类别和传播方式仍然存在不同认识的时候更是如此。

于敦德:境内游将成为重启机会

我想就旅游业疫后振兴与发展这个主题表达我的一些观点。具体内容如下:

境内游将成为我国旅游业重启后的首个机会。如今春暖花开传统旅游旺季来临,消费者的出游意愿日趋明显。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正在蔓延,而在我国境内疫情率先得到有效遏制。随着旅游业务的逐步开放,境内游将成为我国旅游业重启后的首个机会。

产品创新为疫后旅游目的地带来新的发展机遇。途牛大数据显示,交通+当地旅游产品的打包定出游方式近两年来受到更多消费者的青睐。目前以本省市为范围的目的地出游是我国旅游业区域性恢复的呈现方式,而这部分旅游产品的创新发展将可能在旅游业务全面复工后给游客的出游意愿带来很大影响,而个性化、差异化和高满意度的本地旅游产品无疑将成为新热门旅游目的地胜出的关键。

疫情过后业内品牌化发展趋势将更为明显。突发事件是检验一个目的地、一家企业、一个产品的试金石,疫情过后根据品牌影响力、品质保障的产品将留住吸引更多消费者。这其中既包括目的地品牌、旅游服务提供商品牌,也包括旅游产品品牌、特色商品品牌。需求被抑制后的出游,游客在消费过程中将可能呈现出质量需求上升、选择更趋个性化等特点。

廖宇:这将是一场改变的机遇

这次疫情对我们的损失是非常严重的。是危机也是转机,更是机遇。疫后5G新基建数字化加快发展,各行各业都会重新洗牌,不单只是重新洗牌,也可能换一个桌子。比如传统旅行社、传统旅游业重新上一个纬度,重新来发展。从旅游业到文旅融合,到数字文旅时代,这是一场改变的机遇。

疫后个体化、个性化、个人企业化、导游数字化、数字导游企业化,这些都是未来的方向和趋势。数字化科技会重新定义智慧旅行,科技会推动数字文旅高质量发展,数字文旅产业文旅融合要高质量发展一定是用科技结合传播文化产业和旅游业。用5G等新的科技来推动文旅融合,推动旅游高质量发展。怎么体现出来?能不能有一个像出行那样,做整个数字文旅产业,能够解决社会的痛点,解决传统旅游业还有百万导游行业痛点,这是很有挑战性的。

能不能帮助百万导游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帮助传统旅游业进行转型升级。这是一个趋势,未来会向个体化、个性化转向,我们首先要打牢基础。数字文旅,数字化战略是5G时代数字化转型的顶层设计,为企业抓住数字化发展先机,加速转型变革,能够提供方向性和全局性的方略。我对疫情后的旅游发展充满信心,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借用一句名言,“这是最坏的时代,同时也是最好的创业时代”,我们不要浪费这场危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中经文化产业,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全国文化产业信息平台联系邮箱:yaoyanan@rmrbgg.cn,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