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全面停摆,旅游行业损失或超两万亿元,产业变革即将展开

疫情冲击全面停摆,旅游行业损失或超两万亿元,产业变革即将展开

2003年非典,中国境内共有确诊病例7748人,其中大陆地区为5327人。

2020年新冠肺炎,截至2月18日中国境内确诊病例74185,其中大陆为74091人。

2002年中国旅游收入3878亿元,增长10.1%,与GDP的比值为3.79%。

2003年中国旅游收入3442亿元,下跌11.2%,与GDP的比值降为2.95%。

2019年预计GDP是2002年的9.68倍,预计旅游收入是2002年的15倍,旅游收入GDP比达到5.87%。

以2003年的同比例损失计算,2020年中国旅游收入将比2019年减少8千亿元。而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比非典大,持续时间长,旅游行业所处的发展阶段和外部环境也有很大不同,预计最终损失将在2万亿元以上。

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背后,是数以千万计的旅游从业者的饭碗。绝大多数企业的收入会受损,相当一部分人的饭碗会被砸掉。

当前旅游产业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远比17年前更大,甚至还肩负着引导消费升级、促进经济转型的重任。旅游行业遭受的挫折比17年前大,但不破不立,大危机之中也蕴含着大机会。

17年前旅游行业的变革已经开始,疫情的冲击加速了变革的进程。

如今的旅游行业也在变革之中,只是传统的力量很强大,变革的力量被压制了。而疫情的冲击会压制传统而给变革留下更大的机会空间。旅游产业的发展趋势很可能因此偏离原本方向,这里面有阵痛、有风险,更有机遇。

促进行业变革,加速优胜劣汰

图表中的这十座城市,是2018年旅游人均收入十强,都是新世纪以来中国旅游大发展浪潮中的范本城市。它们中的大多数,比如丽江、阿拉善、贵阳等都是新世纪兴起的旅游目的地,算是中国旅游2.0的代表。

如果说中国旅游1.0的关键词是启蒙,中国旅游2.0的关键词就是普及。

普及自然就代表着高阶向低阶延伸,点向面的拓展。在此过程中,新兴旅游目的地的崛起速度远超老牌旅游目的地,老牌旅游目的地如果未能跟上形势转变,还有掉队的可能。

以贵阳为例,其2018年的旅游人均收入是2000年的57倍,旅游收入与GDP比达到64.67%,超过了拉萨,名列省会城市第一名。

那么2003年的非典疫情对旅游行业发展又有哪些影响呢?

>
>

北京和桂林是中国旅游1.0时代的典型旅游目的地,从增长趋势图上可以看到,她们受到2003年疫情的影响更明显。作为中国旅游2.0代表的丽江,当时还在发展初期,受疫情影响小。

疫情过后的反弹,北京最为强烈,但并不持续,2005年和2008年出现两次增速下滑。

丽江则坐实了反弹增速,并经过两年消化后继续加速上涨,一举拉开了与北京的差距。

桂林受到了最大的冲击,反弹也弱,但其世界级的自然景观在旅游2.0阶段也是珍稀资源,因此增速得以保持,并在2009年超越了北京。

2018年丽江、桂林、北京人均旅游收入分别是2001年时的48.87、30.34、6.67倍。

可以看到自身特性决定长期发展趋势,疫情只是短期影响,但是疫情造成的发展差距后期却很难弥补。

疫情会对已经形成的趋势有加速作用,是后来者弯道超车的机会。短时间的强烈冲击会成为一块试金石,原本漫长的优胜劣汰会在瞬间完成。

这点不但对于旅游目的地有效,也对行业、企业同样有效,例如携程、淘宝、京东、新东方都是在非典时期应对得力,借助疫情过后的反弹强力崛起的。

本次疫情也会改变很多行业,比如长租公寓行业中的某些知名企业,已经处于崩盘的边缘。这让所谓的共享经济,越发坐实不过是一场巨大的泡沫。

旅游行业新旧转换将提速

中国旅游在上世纪是1.0,在新世纪的头20年是2.0,接下来将进入3.0,很多改变已经开始。

前面说过中国旅游2.0是普及,因此拉升的主要指标是旅游人次。2018年贵州旅游人次已经接近10亿,不出意外2019年将大幅度突破10亿。即使没有疫情爆发,这种高歌猛进的态势也难以持续。

增速过快必然会导致泡沫产生,在陡峭的上涨趋势线上看到的不应该是成功,而是不断积累的危机。

比如,各种旅游相关资源都被层层加价,因为总会有足够的游客当冤大头埋单。于是出现了游客投诉个别商家价高宰人,政府出面统一收费标准,却导致物价整体大幅度提升的奇葩场面。

而同时游客所得到的服务或产品价值却越来越少,让很多人形成了旅游就该这样的印象,甚至有人理直气壮地喊出了“穷鬼就不该旅游”、“旅游的都是有钱人,应该做奉献”等等无理的口号。

再比如,近几年民宿成了热门创业项目,很多人被套在了固定资产价格的高位。疫情出现不到一个月,已经有不少人在喊民宿行业将归零。

如果一个行业这么脆弱,即便没有疫情出现,也会因为别的原因而归零,这个锅新冠肺炎不能背。而事实上,民宿行业不可能归零,归零的只是其中那些投资激进、财务脆弱的企业而已。

一些有先见之明的地区早已开始转型,比如云南为了促进产业升级,在2018年提出了“旅游革命”的口号。动荡的外部环境正好可以加速优胜劣汰的过程,促进“革命”早日成功。

线上化、流量化让门票成鸡肋

浙江乌镇

中国旅游3.0将让旅游回归本质。

旅游的本质不是到此一游的打卡,更不是花钱买票去本地人都不会进的景点,看到所谓风景之前还要另外掏钱购买价格不菲的车票。

这样的景点对于风景的品质要求很高,这样的消费方式也并不适合大多数的游客,但这是当前中国旅游的主流。这一现状必然在几年之内彻底改变,这将是变革的主战场。

旅游本质上是另外时空下的生活,景区则和商场一样是消费时间和金钱的场所,它们首先要做的都是吸引客流,接下来才是促成交易。就如同没有见过商场需要购票进入一样,大多数的景点收取门票,都是一件与吸引客流相抵触的事情。

新冠肺炎和非典一样会极大地促进线下向线上的转移,对于旅游行业来说,线上入口的争夺将成为新的焦点。而且这次环节将被缩减,目的地、景点直接通过各大网络平台争夺潜在客户,而将减少依赖在线旅游平台。从这个角度看,在线旅游平台也将面临变革的压力。

景区旅游目的地和景区将直接面对大众,5G网络的普及将为此提供技术支持。景区将可以通过多点在线直播,为大众提供实时的景区影像。而设立专业主播甚至是导播,则可以更好地组织这些信息,持续不断地进行线上宣传和引流,把对于游客的服务前置到网络上,最终将形成自己的粉丝群体。

接下来会有景区IP出圈,向外扩展可以提升所在地区的形象和影响力,向内凝聚则可以围绕IP形成稳定的产品输出,创造更大价值获取更多收益。故宫其实已经做出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当然景区内部则充实服务、丰富产品,让扩大的客流能够创造更多效益,并形成良性的口碑互动,是以上一切的基础。

门票在这个逻辑之下完全成了一个阻碍,减免门票成了大势所趋,甚至是首先要做的事情。

减免门票所带来的客流增长,会促进整个区域的消费提升。因此景区可以和政府商量,用一部分景区外的经营权置换门票收益,换来大家的共赢。

中央政府现在倡导全域旅游,景区壁垒不破除,稍微有些价值的旅游资源都是各自割据的状态,又算是什么全域旅游呢?

门票经济本已是穷途末路,旅游景区线上化和旅游运营流量化也是大势所趋,一旦疫情过去,旅游市场报复性反弹,谁弹的高持续时间长,就会迎来一个非常有利的发展前景。因此现在旅游景区的各运营者们不应该是闲着没事干,而应该忙得不行才对。

很多地方旅游主管部门或者景区已经明确表示免除医务工作者的门票,主要的目的地当然是致敬、慰问医务工作者,但也应该也有以此促进客流的目的。其实这是一个全面减免门票的好时机,而且动手越早越好。

贵州近年来游客数量狂涨,和其门票减免甚至减免高速通行费的举措是密不可分的。贵州的问题在于其可向游客提供的服务和产品不足,因此只是客流上来了,但人均消费却很低。

转换思维, 美景、美食、美人三维掘金

潮州古城广济门

景区在线上直接面对潜在游客,将引发旅游行业内部的洗牌,一些环节和岗位将被边缘化。比如旅行社的作用将会进一步被削弱,对传统导游的需求大大降低等。

其实这类传统的必须线下运作的岗位在本次疫情当中就正在遭受冲击,而由于旅游对于大众来说并不是刚需,疫情过去后的恢复也会比其它行业更缓慢一些,它们承受的压力还会继续增加。

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经济增速放缓,大众收入增幅放缓,和旅游产业泡沫形成的供大于求的矛盾本已经很严重。如何避免成为疫情刺破的泡沫呢?

答案很简单,转换到游客角度考虑问题,切实为游客提供物有所值的服务,是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径。

前面已经说过,旅游就是到另一个地方生活,但为什么要花费金钱、精力、时间到另一个地方生活呢?

旅行实验室认为,不是什么旅游七要素,而是美景、美食、美人。

美景,即具有独特性的自然景观。

美食,真正的美食是无法被工业化、流程化制作的,必须到原产地去品尝。

美人,不是美丽的皮囊,而是美丽的思想和灵魂,也就是美丽的人文。

这三者都具有强烈的地理属性,都必须在特定地点体验才能获得满足感,它们是旅游核心价值,也是能让游客千里迢迢跑到异乡短暂生活的原因。

至于住得好、交通方便、购物方便之类的,由于没有独特性,只是基础因素而非核心关键因素。

>

最独特的旅游资源是人本身

某一地区或者某一景点,必须从以上三个维度中寻找自己的亮点,并把它打造成自己的招牌,这是提升自己竞争力的把手。

然后就要通过线上传播,让大众熟知自己独有的优势。被压缩的旅游中间环节,旅行社和导游其实可以转作线上服务商,这方面在未来几年将是一个旅游行业的爆发点。

在旅游3.0时代,政府也将比以往发挥更大作用。单点旅游是很难吸引中长距离的游客的,而如果能将域内旅游资源整合统筹,并做好周边产业配套,则可以依靠一堆二流景点整合成一个一流的旅游目的地,或者把一个国内旅游目的地提升到世界旅游目的地。

比如潮州,是近年在吃货圈里口碑绝佳的旅游目的地,有人利用周末专程跑过去两天,连吃12顿。其实潮州以及周边地区不仅仅有吃,还有非常好的山、海、城市以及乡村景观资源,潮汕文化也有相当的独特性。

地理位置也还不错,距离珠三角、厦门漳州、客家聚居区都不太远,有成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的基础,在中国旅游3.0时代完全有可能脱颖而出,关键在于政府的规划、统筹、执行是否给力了。

总之在中国旅游3.0当中,只有拥有了独特的美景、美食、美人,才能有发展基础。而能否抢先完成旅游线上化,并且旅游景点破除封闭,旅游资源统筹、配套完善,则是战胜疫情脱颖而出的关键。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