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可不仅是现代人的专利,以消费为角度,探究宋代旅游业的发展

随着坊市制度的解体、商品经济的发展、文化的繁荣,旅游业在宋代发展迅速,宋人已具有一定的旅游自觉,宋代旅游消费已经具有现代旅游的雏形。一方面,旅游者扩展至社会各个阶层,不分老幼,不论男女,不分城市农村,构成一幅全民游乐图。另一方面,旅游资源十分丰富,为旅游者提供了广阔的活动空间和丰富的游赏对象。

一、宋代种类繁多的消费方式

1、关于食宿消费

由于古代交通不便,除了短途游,旅游行为往往需要一天以上的时间,故住宿和饮食将成为各类旅游活动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宋代的旅游活动盛行,旅游流动人口增多,宋人凡遇节日庆典或某地美景,即使远在千里也不辞辛苦,如洛阳牡丹花开之时,各地游人纷纷涌入洛城看花,"都人士女必倾城往观,乡人扶老携幼,不远千里,其为时所贵重如此"。上巳节时,东京城内游人如织,即使"村姑无老幼皆入城也"。再加之宋人钟爱山水之游,更是一种长距离和长时间的旅行,必然要涉及食宿问题。

宋时在旅游景点已普遍开设旅店和饮食店铺,极大地满足了旅游者的饮食住宿之需。如东京大相国寺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在其东门街巷的第三条甜水巷是旅店"市场",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熙熙楼"客店。临安西湖乃天下绝景,游人众多,饮食店铺自然不少,湖边有著名的酒楼——丰乐楼。城郊是市民旅游踏青的场所,也是饮食业较盛的地方。

2、关于交通消费

宋时受历史条件限制,当时人们能够借助的出行交通工具并不多,主要有驴马、车轿、舟船三类。在通常情况下,官僚士大夫们和有钱的豪家富室都拥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如文彦博退居洛阳时,"日挟家童数辈肩舆,与宾客姻亲共游无虚时"。这里的"肩舆"又称檐子或轿担,是一种肩抬的代步工具;文彦博出游时还带着家童,想必肩舆也是自家的。

相比有钱有势人家自行购车购船,普通民众出游则大多需要租赁。应运而生的宋代租赁业也较发达,常用交通工具均有租赁,如在东京汴梁,车子、檐子、驴马、舟船等交通工具"自有租赁所在",且"皆有定价"。

因为旺盛的需求,租赁舟船业也甚为发达,如在宣政年间,池苑内"有假赁大小船子,许士庶游赏,其价有差"。而南宋临安因其水域众多,又有西湖风景区,其舟船出租服务更为发达。宋代的舟车费具有随行就市性及地域差异。单笔开支并不算贵,但如果是经常性的行为,累积起来也不可小视,毕竟这还只是旅游消费链中的一环。

3、关于门票消费

宋代旅游地不仅存在收费现象,而且还有一定的收费标准。寺院对游客有收费行为,如封禅寺和五台山僧的"求钱"都反映了这一事实,只不过寺院的收费尚未见诸具体的标准,而且其收费也是以游客的"檀施"、香油钱、香火钱等形式表现出来的。

宋代旅游业的整体来看,景区收门票应不是普遍现象,正如邵伯温所论魏花"初出时,园吏得钱,以小舟载游人往观,他处未有也",这说明了这种行为的不常见性。

旅游景点收费现象的存在是宋代旅游业向商业化、专业化发展的标志。但因还不是普遍现象,与现在成熟的旅游机制相比,只是处于初级阶段,不应估计过高。尽管如此,在1000年前出现这种自觉行为,也是宋代商品经济高度发展的又一印证。

烧香礼佛

4、关于购物消费

宋代旅游地、旅游季节商品交换活动非常活跃。如临安的清明节,"都人不论贫富,倾城而出",回来时常常满载而归,"又使童仆挑著木鱼、龙船、花篮、闹竿等物归家,以馈亲朋邻里"。游客买的"木鱼、龙船、花篮、闹竿等物"大概都是些玩具纪念品。

除了这些有纪念意义或吉祥寓意的商品外,宋代市场上还出现了类似今天的旅游交通图,比如《朝京里程图》。导游图的出现再次说明了宋代旅游业的繁荣发展,也说明了宋人已经有自觉的旅游意识,在旅行之前,先对旅游目标有一定了解,做到心中有数。

二、宋代旅游消费的特点具有全民性和奢侈性

1、宋代旅游具有"全民狂欢"的景象

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宋代社会发生了深刻变化,不仅市民阶层崛起,各阶层流动加剧。所以在宋代,我们看到的是一幅"全民游乐图",旅游者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不分老幼,不论男女,不分城市农村。

参与旅游消费的人越来越多,且人们的消费欲望增强。尤其每遇节日庆典,更是如此。旅游不再是特权阶层的专属,它走进了平常百姓的生活,相应地,旅游消费也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开支的一部分。

2、宋代旅游消费奢侈性尤为突出

旅游消费必须以一定的收入为前提才能实现,一般来说,社会上层因财力雄厚,代表着社会的高端消费水平,具有明显的奢侈性,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风尚的引领者。中下层则依据自身财力量力而为。

画舫

宋代旅游消费奢侈性尤为突出。它首先表现在上层社会的奢靡无度,如王黼出游时"画舫数十,沿路作乐";秦熺更有过之,"凡数百艘,皆穷极舟艧之饰"。又如著名的西湖旅游胜地,其中"大贾豪民,买笑千金,呼卢百万"。周密评价说"日糜金钱,靡有纪极。 故杭谚有'销金锅儿'之号,此语不为过也"。

在农业社会人们生活水平普遍不高的宋代,选择旅游消费本身具有一定的奢侈性,更别说这种超过了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而进行的无度消费对消费者来说更是奢侈的。

三、宋代旅游业发展的原因

1、社会变革的促进

宋代社会流动性加剧,其中最明显的变化是"贫富无定势",贵、贫、贱处于经常性的转化之中。在这种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下,宋代旅游业发展至一个高峰并不是偶然现象,它是以商品经济发展为基础支撑,以宋人思想解放为动力,在流动开放的社会环境下共同促使宋人不论穷富、不分阶层,走出家门,在行游中或避世、或享乐,从而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

2、消费心理影响消费行为

消费作为一种经济行为,消费心理直接决定或制约着消费行为。在宋代,开放、及时行游的消费心理表现得尤为突出,如刘挚在《题致政朱郎中适园林》一诗中所吟"年年三日纵士女,观游思与乡人同。及时娱乐日月迈,肯使蟋蟀悲晋公",及时行游的思想于此表露无疑。就连最底层的农人也是"共忘辛苦逐欣欢",甚至不顾自己的实际生活水平,"倾赀事遨游"。正是这种开放的消费心理促使宋代旅游业走向高峰。

四、宋代旅游业的影响

1、社会经济稳定发展,提升了人民的生活质量

旅游消费促进了旅游类产品和服务的生产与供给,如与旅游密切相关的旅馆业、饮食业及交通运输业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同时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同时也促进了生产的发展,生产与生活进入良性循环,社会经济也随之稳定发展。

宋代旅游消费不仅仅是一种经济行为,对当时的社会风气也有一定影响。宋代的旅游消费繁荣了社会经济,增添了社会活力,为中下层民众提供了就业机会;同时也反映了新兴市民阶层的追求,并使之在旅游消费的过程体验中获得了精神享受,满足了宣泄欲望、刺激感官、缓解压力、消遣放松等多种心理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生活质量。

2、 助长了整个社会的享乐之风

宋代旅游业的发展也有明显的消极作用,助长了整个社会的享乐之风。繁华的市井生活,对世人的无限诱惑改变了整个世界、整个时代的心理,无论贫富贵贱,大都沉溺于对现世物质的享受和世俗欢乐的追求中。这种尚消费、重享乐的社会风气,且不说将一些游乐无度的人带入"终破身之赀产而不自知也"的悲惨境地,其对整个社会的消极影响也是巨大的。

宋代社会尤其是都城休闲娱乐业一时的繁荣和发展,并不是完全建立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基础上,有虚假繁荣的一面。事实上,表面的繁荣并不能换来社会的长久太平,在女真和蒙古贵族的铁骑之下,两宋的歌舞繁华也终烟消云散,这不得不让人深思警醒。

五、结语

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宋代旅游业走向成熟,已经具有现代旅游的雏形。宋代旅游消费呈现出全民性和奢侈性的特点,开放、及时行游的思想为宋代旅游业走向高峰提供了精神支撑。

宋代旅游消费以商品经济发展为基础支撑,以宋人思想解放为动力,在流动开放的社会环境下共同促使宋人不论穷富、不分阶层,走出家门,在行游中或避世、或享乐,从而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这种精神性消费不再专属于权贵阶层,在全民狂欢中平等、自由的思想在逐渐显现。也因此,在中国古代消费史上,宋代旅游消费具有了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脱脱《宋史》

2、王福鑫《宋代旅游研究》

3、邵伯温《邵氏闻见录》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