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假期旅游心情:穷玩的乐趣有多大?

知道王茁是前些天和妹妹在内蒙古玩的时候。妹妹在念大二,暑假一回到家就天天嚷嚷着要出来玩,我们一合计,去草原上骑马吧。

在马背上,妹妹还是在羡慕她的同学:“我一个同学才棒呢,从放假就出来,玩了快一个月。”

她说的就是王茁。我们出发之前,妹妹刚完成王茁南京站的接待任务。7月18日放假当晚,王茁就上路了。一个月,小姑娘一个人从陕西到江西,从江西转战上海,又从上海玩到江苏,此刻,她正在山东威海。

我用短信联系王茁,她的回复只有短短七个字:“乳山银滩,大海边。”瞧这意境。

一路都有同学罩着

“班里同学都出去玩了吗?”我问王茁。

“大部分吧,也有一些选择实习。”“怎么不回家呢?”

小姑娘似乎有点儿惊讶:“回家待着多无聊啊!”

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放假不愿意待在家里。曾经有人做过一次“大学生旅游调查”,发现72.72%的大学生曾经旅游过,66.16%的大学生打算利用暑假出去旅游。正因为这样,现在的大学生被媒体誉为“肯为旅游花钱的新生代”。

我联系到的大多数学生,不论远近,都利用这个暑假出门旅游。想想我们当年,带着大包小包冲进最后一场期末考试考场,交了卷连宿舍都不愿回,拎着行李就往家赶。

其实最方便的,是有了这些天南海北的同学。一入学,王茁就乐坏了:班上的同学覆盖了全国除吉林以外的所有省份,仿佛一扇门被打开了,“大伙儿没事就经常计划着去他家玩还是去你家玩。”

“一路都有同学罩着,真爽。”王茁说。这个暑假,她先是到了江西抚州,在同学家里住下,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庐山玩了两天,去龙虎山玩了一天,又去资溪大觉山漂流了一天。之后,同学把她送到南昌,参观了滕王阁和南昌夜景。然后王茁就独自搭火车去了上海,从上海转车到无锡,也是投奔同学家,游览了灵山大佛和三国水浒城,然后买了到南京的车票,再从南京去苏州玩了一天,晚上坐汽车到周庄,后来又回无锡坐火车到烟台……

也正是有了这些同学,母亲才放心让王茁一个人出门。“知道每个地方都有人接应,老妈这才勉强同意。”

“跟同学一起玩更放得开一些,虽然过程中会有些累,但是回来感觉很好。”她说。

大学的假期完全属于自己

上大学之后,生活似乎一下子“空”了很多,准确地说,是可供自己掌握的时间多了很多。以前放寒暑假,有作业,有悬在头顶的开学摸底考试,还有跟在后面不停唠叨的爸爸妈妈。

现在的假期,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去年暑假因为想家,王茁“回家待着了”。看电视、上网、睡觉,老爸老妈每天上班,她自己在家,很快就觉得烦闷起来。今年,王茁早早就开始盘算着怎么安排这一个半月的大好时光。“怎么说呢,出去玩,就是因为上学之后认识的同学多了,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带来的新鲜感也就多了,所以会想到要去领略一下千里之外的生活。”

很多同学都提到了这种转变。没上大学之前,父母多少都把自己当小孩子看,对家里的依赖性也比较强,而现在,一个人出门求学,独立性增强了,而且“对钱的支配也灵活一点儿了”。

“想去就去了呗。”虽然之前从来没自己出去玩过,刚入学那年的“十一”长假,赵昕就跟着同学们一起去了湘西凤凰。从河北来到湖南湘潭大学读书,完全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不到处走走简直对不起自己”,大家也都没什么事,一群人就去了。

“离家比较远,自己也长大了,还有当地同学照顾,爸妈只是在电话里提醒要注意安全,也没多说什么。虽然从高三到大一只过了几个月,但感觉真是太不一样了。”

没有什么是不能克服的

大三了,蔡慧杰这个暑假选择了实习,只是忙里偷闲跟朋友去爬了浙江、江西交界处的一座山。三天,花了300元,包括几顿饭,行前采购干粮等。至于山的名字,这会儿他也已经忘了。

“我想年轻人没人不喜欢旅游的吧。”说到出去玩,蔡慧杰已经是老手了,从前就经常跟着家人一起旅游,去过不少地方。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从小在上海长大的蔡慧杰读的是上海大学,这让他几乎没什么离家的感觉。

于是,旅行就成了他短暂逃离的方式。

上了大学之后,眼界似乎一下开阔了,结识了一帮朋友,参加了学校的旅游社团。原来,旅行不单单是跟团到达目的地拍照那么简单。“背上包,出发吧”,刚入学时的蔡慧杰听到这句口号,“脑子里就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感觉”,“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看到人家挺洒脱挺新潮的,自己也想试一试。”

一试才发现,背包游和“腐败游”心态完全不一样,“把自己交给旅行社,感觉挺没意思的。”他说,“自己设计路线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过程。”上了大学之后,蔡慧杰再也没跟过旅行团,整个旅程就像是一场未知的探险,遇到困难,克服并最后达到目的地。

他的一个同学刚刚去了西藏,20多个小时的火车,硬座,也累也辛苦,听说游玩途中还差点儿骨折,“回来听他讲的时候挺惊险,但他说起来神采飞扬的,让人神往。”

对于喜欢旅游的学生来说,钱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毕竟,路费、住宿、吃饭、门票……算下来,也是笔不小的开销。所以,在尽兴和自在的同时,最大限度地节约开销也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一个月下来,王茁花了大概不到1500元,路费占去了大部分,各地同学的照顾,让她节约不少。

去年暑假蔡慧杰去了趟西安,临行时包里揣了800元,回来一翻还剩200多元。一个高中同学在西安交通大学上学,蔡慧杰就住在学校的招待所里,住宿费一天10元。挤着公交车晃在西安城的各个景点,吃着路边的羊肉泡馍,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像是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这才是旅游的味道。”他说,“年轻人嘛,没有什么是不能克服的。”

旅游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这样的旅行意味着一切都要自己打理,没有家长,没有旅行社。对第一次独自出门的王茁来说,这样的感受更为强烈:“和爸爸妈妈一起玩,一路上什么都不用我操心,东西也不用我提,现在自己要看好东西,要算好时间买车票,还要算好钱,怎样吃住经济划算。”

一个月下来,不管从哪个方面,王茁都觉得自己长大了很多,可以一个人承担一些事情了。

因为南昌到无锡没有直达车,在上海站转车的那一刻,人生地不熟,她感到一阵迷茫。

好在网上什么都查得到,她事先查好火车到上海的时间,从上海南站到上海站需要坐什么车,需要多长时间。“出上海南站30分钟,转车30分钟,路上万一出现状况耽搁30分钟,再加上到上海站候车30分钟,刚好两个小时。”在上海南站下车后,她顺着站内路标直接到售票处买到两个小时后从上海站开往无锡的火车,坐地铁到上海站,时间刚刚好,大概等了十多分钟就坐上了车。

蔡慧杰的旅行是一场由计划到现实,再到调整完成的全方位挑战。这样的旅行对他来说更刺激,不像跟团游那么平淡。其间,会经历很多人、很多地方,为人处世方面都很锻炼人。还有如何更好地适应环境和适应不同的城市。有的时候,到了同学的地盘,反而是蔡慧杰照顾他们,“这种一路上的规划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历练”。

旅游,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刚放假的时候,王茁积极地准备出去玩,兴奋得不行,但一坐上火车,心里就挺不是滋味的。她的家在黑龙江鹤岗,最东北的地方,而她坐上的是南下的火车,离家越来越远,一路上的风景也截然不同。“尽管知道自己是出去玩,也还是禁不住想家。”王茁说,“到了同学家之后,气候、饮食上的差异让人更想家,但是,我不能一辈子待在家里啊。”

无忧无虑的年纪才有最好的心情

玩起来的时候,王茁往往就忘记了这些失落。这就是年轻人,无忧无虑的年纪。

赵昕常常为他的凤凰之行感到自豪。虽然没有钱,但是有最好的心情,这往往是照耀整个旅程的太阳。

住沱江边的小楼,每天睡到自然醒,穿着拖鞋晃荡在老城里,一遍,又一遍。吃一碗米豆腐,跟房主借来捣衣棒到江边敲洗衣服,躺在阳台上读一读《边城》,欣赏朝雾中的湖面,再在夕阳中坐船游湖。悠闲地看着导游举着小旗,每天带着不同的人掠过小城,慢慢地品一品小城的真味。

现在回忆起来,只有那个时候才有那样的心情。“学生相对生活得轻松很多,那会儿刚刚入学没有压力也没有烦恼,完全放松着。”

这让我想起我大一那年,和另外一个女孩子突然跑去三峡,从南京坐火车到成都,坐了整整两个晚上,到了目的地之后脚肿得都穿不了鞋,当天晚上又坐上了成都到重庆的火车,第二天就从重庆上了船,一连七天,愣是没在地面上睡过!那时候觉得一路上没有什么吃不了的苦,忍忍就过来了。反而是现在,工作了,有钱了,不知道为什么,诸多次“豪华”旅游所收获的快乐,反而没有那时候多了。

于是,有时候也会在去过的地方埋上一颗时间胶囊,对自己说:明年我一定要再去一次!就像hope App所说的,有希望,未来可期!希望明年去那里打开我的hope时间胶囊!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