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场旅行,就看你什么心情?

第一句话:对于个人来说,时代的一粒微尘,就是平凡人的一生。第二句话:一念一生。第二句话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最好的朋友金小云说过的。这两句话既迥异又同工,在我看来却是一个意思,影响我们命运的往往是当时觉得并没那么重要的所谓一念之事。我对旅游的热爱以及今天阴差阳错走到旅游策划这条路上,都是那些所谓一念之事。

你们还好吗?那些至今还在旅途中奔波的人。

从离开故乡开始,我们便开始了一辈子的漂泊,而故乡也变成了回不去的远方。以前还会写诗,现在除了胡言乱语剩下的就是经常在方案上的张狂之言。所以对于我来说,只有迢迢的远方而没有所谓的诗。这样说,倒也不准确,一个人的最高境界,无非是诗在心里,然后将生活过成诗。好吧,别瞎扯了!

离开家后就是高中大学一路工作创业到至今,好些年了,和不同的人走过不同的路去过不同的城市,当然看过不同的风景。那些山山水水街街巷巷庙庙堂堂,我都走进去又走出来,走过去又走回来,以前我觉得世界好奇妙,就是一个好奇宝宝,到处去逛去看去经历,我不想做一个庸俗的人那就只能用走千里路读万卷书的逻辑企图改变自己。那些年,心思就想像被风化的沙漠岩石,要么一片片要么一粒粒,快乐总是过于短暂,而结果总是超级伤悲。

总的来说,就是不满足于做一个平凡的人,也没有达到能够认识平凡人自有平凡人幸福的那种境界。就是在这种心境下,将中国从南到北又从东到西以不同的状态游历了。其实准确来说至少一半是因为工作原因。不管怎么说,走过的路曲曲折折心情跌跌宕宕,风景走遍,以为人生会海阔天空。可惜的是,并没有找到真正的自己,于是至今还在路上。

出于各种机缘出去旅游,独行的时候很多。背个包,一开始就是走就是看,也不拍照也不写游记。看完拉倒!要说到了某个地方而不去当地的知名景区,那必然是不会的,好看不好看不说,我必须要去,因为我觉得只有看过才算结束,不留未知,留个念想下次还想来!我的逻辑是一个地方只去一次,务必一次排查全部游历。这就是典型的观光客的心理,这也和人的年龄和阅历有关。那些年走过的路和看过的风景,后来都忘了,因为没有用心。有时候是失意有时候是失恋有时候是失亲,走出去只是为了在路上忘记难过的心情,路上的风光倒也没有仔细地观赏。

后来慢慢地懒了,其实一直很懒。只是关于旅游这件事,后来体现出来的就是,有些景点可以不去了,有些山可以不爬了,有些水也可以不看了……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都是那么回事,走过的路多了,路上的风景也就不稀奇了。比如那年去西藏,本质上那时心情不好,想寻找人生的解脱之道。只是到了那里,九天的时间四天高原反应,躺在床上晕天晕地,剩下的几天就在拉萨城漫无目的地游漫无目的地拍照。到了布达拉宫跟着朝拜的人穿过不同的殿堂,看过不同的神像,也遥想过仓央嘉措住过的宫殿和文成公主拜过的佛祖,那银闪闪的雪域高原,而那时的心情,也并没有所谓的有解脱之感。

只是想躺下来,躺在湛蓝似海的天空下,听着佛祖涅槃后经文。那时,觉得世间应该很纯净的,只是被我的那些念想污染了。在羊卓雍措,我躺在冬日的高原上,湖水翠绿,天空清澈,我躺在干枯的草地上,同行的伙伴们大呼小叫,而我,躺在那里不声不响,那种感觉很奇妙,心里很宁静,摒去内心的芜杂,我好想那一刻闭上眼,从此长眠于此。从那时起,我对旅行没有了冲动,很多时候,去了就想找个舒服的地方,躺在那里睡大觉,看书,写字。我可以身在美景中,被它包围而不去惊扰它,旅行,应该是用心感知,放下疲惫,让紧绷的心情在美好环境里慢慢疏解,和自然融为一体,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休闲和度假。

近些年我太忙了,忙着处理各种感情,忙着还清各种债务,忙着寻找客户,忙着让甲方赶紧借钱……这些年还在行走,全部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在考察各种地方,我惊诧了,我本因为我走过的路和见过的风景完全可以秒杀半个世界,我错了,那些我认知之外熟悉的地方,竟然还藏着许许多多美丽的风景。我去过莫干山,我在裸心谷住了一晚,我听了松间的风读了竹间的诗。我在秦岭的山间走了一段路,看见了黑白相间的熊猫,以及高山草甸上搏击的羚牛。我去过毛乌素沙地,在赫连勃勃曾经建立的王朝土地上,大声呼喊。

我去过青城山,在夜雨滴答的道观里,看燃尽烛火闻飘散的檀香。我路过这个世界,原来,这个世界的姿态如此之美,那是灵性之美,它们原来可以和我们对话,不言不语却能解尽世间忧愁。在漫长的时空中,我们并不孤单,在旷古的寂静中,我们并不寂寞。世界与我是知己,我与世间是友人。于是,我周末会去嵊泗,选一个安静的港湾住上一晚,听海闻浪却不看日出,我想,心中的日出是最美的,它也在梦中,我怎么忍心去打扰它。

我会假期去姑苏,在山塘寻一间客栈,晚上打开窗户看无尽的灯火,熙攘的行人,想象寒山寺的枫桥和阊门外的繁华。昨晚,我给一个朋友说,我想念西安的杏花谷了,那满山满塬沟沟壑壑的杏花,或洁白如雪或粉色如胭,尤其是那碗口粗的古树,一树一树的开在半坡里,旁边是千年的古寺,断崖下,是潺潺的溪水。我说,朱光潜是怎么说美的?她说,美是一种意境,在不同人的心里。这也许就是旅行的最高境界,景语皆人语,美在动人处,便是神会时。

相关